中国财富在线专属投资顾问
当前位置:中财在线 > 财经资讯 > 绝不发生一笔违约,该相信哪个省?

绝不发生一笔违约,该相信哪个省?

发布时间:2021-09-17  |  作者:信托

前总理温家宝谈美国金融危机时有一句名言: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危机时刻,信心能直接改变预期,进而改变行为模式。永煤事件以来,很多区域信用遭到了巨大的影响。为此许多地方表态确保债券兑付,那么哪个省最值得相信呢?

一、


地方政府表态


2020年11月,永煤事件爆发,煤炭类企业信用债出现暴跌。山西国资运营公司在11月14日发给省属企业债权人的信件中称,山西国有企业有足够的实力,确保到期债券不会出现一笔违约。



2021年2月23日,山西省国资委主任贠钊在与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有关负责人举行工作会谈时表示,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属企业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防控工作,建立了相关工作机制,确保无论企业如何重组、规模如何变化,都绝不发生一笔违约。


2021年5月19日,云南省属企业负责人座谈会强调,云南国资国企要准确把握当前面临的形势和挑战,聚焦做强做优做精做专主业,切实抓好企业盈利和员工增收,毫不动摇、坚决守住不发生债务违约的政治底线。

这些政府表态发言值得相信吗?

二、


信号博弈


博弈论中有一个经典的信号博弈与声誉模型。它核心研究的是信息在不同博弈方之间传递的可能性与条件,信息传递的程度以及如何通过机制设计获得更多信息。信号博弈里,博弈方可以分为信号发出方和信号接收方两类,先行动的信号发出方的行为,不完全信息对后行动的信号接收方来说,具有传递信息的作用。

从市场反应来看,去年年底时,市场对于山西表态是持怀疑态度的。山西煤炭的二级成交收益率在三四月份才逐渐稳定下来。

这个时候,光有声明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的配套措施,如折价债券回购机制、各大银行总行合作协议的签署、第三届信评大会的召开。通过这些细化措施去传递更多的信号,才可能改变投资者预期。

三、


地方财力


哪个地方表态可信度最高?当然是那些地方财力雄厚的区域,有实力才有底气。

从偿债来源,大体可以包括经营性现金流、投资性现金流和筹资性现金流三类。对应地方财政收入来源,一般财政收入、转移支付和政府性基金收入类似于经营性现金流,而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类似于投资性现金流,而债务收入类似于筹资性现金流。

这一情况体现最明显的就是山西。自永煤事件爆发以来,山西煤炭企业净融资持续为负,偿债压力增大。晋能控股煤业(原同煤集团)2020年以来净融资为-308亿元,其中11月以来净融资-283亿元;潞安化工集团2020年9月至今没有发行一只债券。2021年下半年7至11月,山西煤炭企业每个月债券到期量都在150亿以上,如果债券融资渠道无法回暖的话,山西煤炭企业对于贷款的依赖性还会增加。 

四、


银行接盘


但是过度依赖贷款也可能给地方金融机构带来风险。如果借款人后续经营回归正常,一切安好,但是如果借款人最终经营不善甚至倒闭破产了,那地方金融机构必然是损失惨重。不客气地说,是地方金融机构在替债券投资者接盘。当前各地防控债券违约,事实上正在演变成优先兑付债券。如果地方金融机构持续接盘那些本该倒闭的企业,一定程度上可能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

从前面分析看,地方金融机构信贷投放是有上限的,越接近上限,地方政府借助地方金融机构来偿付债券的难度也是上升的。

我们来看下存贷比指标。此前为约束商业银行信贷规模过快扩张,防范和控制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我国商业银行法规定存贷比不能超过75%。由于存贷比监管已不适应当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多元化和业务创新发展的需要,2015年10月,我国取消了存贷比限制,将存贷比由法定监管指标转变为流动性风险监测指标。



从全国来看,2015年10月以后,金融机构存贷比从70%逐渐上涨到82%的水平。



从地方来看,北京、上海是无疑的全国存款中心,存款量远远大于贷款量。这可能意味着这些地区从其他区域获得了大量贷款,也可能意味着当地金融机构信贷投放增长空间越来越小。因为在农商行不出区、城商行不出省的限制下,地方金融机构负债来源可能更多依赖于存款。


五、


地方金融机构重组


如何防范化解地方金融机构风险?

最近两次金融委会议都提到了地方金融机构风险防范化解。

4月8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五十次会议,研究加强地方金融机构微观治理和金融监管等工作。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会议要求,坚决防控金融风险。坚持底线思维,加强金融风险全方位扫描预警,推动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着力降低信用风险,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与此同时,地方金融机构的重组大幕也逐渐拉开。

地方金融机构的兼并重组是化解地方金融机构风险的重要举措。

六、


历史的轮回


1998年,广东化解金融危机搞了三件大事:广信破产、粤海重组和中小金融机构的关闭整顿。

针对广信破产事件,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王岐山说:“广信的债务并没有像过去那样由政府包下来,而是‘谁的孩子谁抱走’,这一决定预示着一个重大变化,哪级政府管的事情由哪级政府解决,国家主权信用、地方政府信用和企业信用要逐步分清。

1999年全国有329家国投,到2002年只保留了80多家。除了海南国投破产清盘,其余所有国投无力偿还的国际债务,也全部重组。重组的基本原则,与粤海重组一样,无外乎是所有者注资、债权人削债、转期和部分债转股的组合。

2008年时,《广东化解金融危机十年回首》文末写到,化解大火蔓延的危险,不等于改变了杂草丛生的生态。危机过后,这片土壤会继续生长出什么东西?会不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段话放在13年后的现在,也同样适用。

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一站式理财服务

    理财热点免费订阅

    第一时间通知您最新的产品
    免费为您发送投资策略

    免费财富热线400-030-0817 订阅到邮箱 订阅到手机
    您的个人信息将被严格保密
    广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