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在线专属投资顾问
当前位置:中财在线 > 财经资讯 > 城投信仰充值历史

城投信仰的充值历史

发布时间:2021-09-17  |  作者:信托
城投信仰,再次充值


2021年4月30日,呼和浩特春华水务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布公告: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出现部分金融机构等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情形。一石激起千层浪,官方公告内容如下:


从上面列表中可以看到,在春华水务逾期债务中,包括银行和融资租赁的贷款业务。春华水务正积极与债权人沟通,争取尽快与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包括但不限于展期、续贷、部分偿还等方式。公司将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减少相应支出等方式筹措举债资金,尽快妥善处理逾期事件。


小编先梳理下呼和浩特春华水务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这个主体,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公司由呼和浩特国资委100%控股,呼市国资委为唯一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从官网介绍和经营范围上来看,春华水务是呼和浩特唯一的水务经营实体以及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主体。春华水务主要负责全市供排水、污水处理、再生水回用等业务的建设运营管理。



从春华水务应收账款来看,绝大部分是呼和浩特财政局或者其他政府单位,对公资金来往款占比较大。据了解,春华水务集团是呼和浩特市水务领域保持专营优势的国有企业,日供水能力达到60万吨。已与国内知名水务公司合作,投资建设运营多座污水处理厂,并经营再生水回用业务,为公司提供了持久稳定的收入来源。



春华水务集团董事长董文煜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多渠道筹集资金,多种方式化解到期债务,春华水务集团将进一步加强公司流动性保障,增强公司短期偿债能力。”


目前,春华水务集团与四家债权银行正在进行授信重组。“现阶段,我行已与春华水务集团协商一致,通过授信重组化解逾期债务,”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呼和浩特市政府高度重视春华水务集团债务问题,“春华水务算是呼市最大的国有企业,而且是民生企业、公益企业,你说水务企业如果出了事,给党中央怎么交代。”目前正积极采取有效措施,正协助该公司妥善解决债务逾期问题。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哈顺朝鲁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我们将确保春华水务集团到期债券如期兑付。”


以呼市政府的能力和手段,债券的兑付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事态进一步发展小编表示密切关注。


实际上在过去几年里,城投信仰出现危急的事件和何止这一趟,来来回回好几次,最后都是城投信仰依然在,政府依然最值得信任。下面小编就简单梳理一下另外几例与城投信仰相关的案子。


案例(一)


2018年8月13日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17兵团六师SCP001)的付息兑付日。该公司属于地方城投,然而截至13日终,仍未足额收到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17兵团六师SCP001发行总额为5亿元,起息日为2017年11月16日,期限为270天,到期日为2018年8月13日,原约定到期一次还本付息。


17兵团六师SCP001未能足额划付资金,可能让其成为第一例违约的城投债。当时网上风声鹤唳,恐慌情绪加剧,但是很快事情出现了转机。


债券违约两天后的2019年8月15日一早,新疆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年公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发行的已经违约的“17兵团六师SCP001”债券资金,已于当天上午延期支付完本息。至于违约原因,兵团六师称,“因资金调度、划转程序和操作时间原因,所兑付的资金有部分未能及时进入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账户。”

事情以城投3天内完成兑付告一段落,只是虚惊一场,信仰还在。


案例(二)

2019年12月6日,据上海清算所通知,当日为16呼和经开PPN001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至日终,仍未足额收到发行人的付息兑付资金,构成违约。呼和经开公司是呼和浩特经开区的国有全资子公司,从呼和经开从事业务属性、与政府往来关系来看,呼和经开唯一股东和实控人为经开区财审局,主要从事基建和保障房业务,是典型的城投业务,2013-2015年相关业务收入占比均超过90%。结合业务属性、政府关系、子公司列入平台名单等情况,呼和经开具有一定的公益性、投融资属性,属于城投平台。


2019年12月9日,16呼和经开PPN001延期后完成兑付,暂时已兑付5亿元,其余金额将陆续兑付。发行人承诺3个月内兑付,当地政府正在卖地筹措。整体来看,呼和经开方资金未出现致命性短缺,或因沟通问题导致未及时足额兑付,属“技术性违约”而非实质性违约。截止2021年5月,平台未再次出现相关负面消息。城投信仰再次充值成功。


当然也有很多“城投信仰”破灭的乌龙事件的出现,比如青海省投违约事件。


2020年1月10日,青海省投未支付应于当天支付的2021年7月到期的债券利息,5个工作日的宽限期内也没有能力完成支付。标普将此事件视为一般性违约。且此次违约事件也导致其他两笔债券发生交叉违约。


由于很多投资者将青海省投归类为城投,此次事件引发了对“城投信仰”的又一次质疑。但从青海省投经营业务的盈利属性、股东类型、是否行使了融资平台的职能来看,青海省投本质上是一家国有企业,而非一家城投平台。公司主营业务为电解铝与铝材加工,收入占比达80%;其次是与电解铝板块联系密切的发电业务,与传统的城投平台的定义有着本质的区别。至于为什么是国企而非城投平台,小编不再赘述。


中央和地方相继表态


2020年11月21日,国家金融委会议:“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履行责任。处理好促发展和防风险的关系,推动债券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贵州省


2019年10月18日,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上交所举办了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当日会议上贵州省副省长谭炯,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麻绍敏、中国证监会贵州监管局局长凌峰、贵阳市副市长王增、遵义市委常委副市长穆叶久、均出席并做了发言。省金融局局长麻绍敏表示:“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确保全省公开市场发行的债券如期兑付,没有发生一例违约。”


陕西省

2020年12月2日,陕西省国资委:“各企业要根据实际用款需要和还款能力,合理规划发债规模和节奏,规划好各期债券发行和兑付衔接,坚决防止发生债券到期兑付违约事件。”



河南省


2021年4月8日,河南省国资国企工作会议:“对债务风险突出的重点企业,全面开展摸底排查,专班专案、一企一策化解风险。推动企业建立“631”债务偿还机制,提前6个月制定到期还款计划,提前3个月落实资金来源,提前1个月账上备足偿债资金。”



山西省


2021年4月21日,山西国资运营公司、山西省金融办联合举办金融机构进晋入企调研活动:“国有企业有足够实力确保到期债券不会出现违约”。



云南省

2021年5月19日,云南省属企业负责人座谈会:“毫不动摇、坚决守住不发生债务违约的政治底线。”



城投信仰是什么?


中央和各地方政府相继表态,足以证明政府的力度和决心。在时间完全打破刚兑和区域信用破产之间孰轻孰重不言而喻,上述案例和表态已经直接做了明确的选择,政府信用值得信任。


如果你觉得话题太老套,那就换种表达,直接记结论:国家财政对于地方城投的债务是有责任的,而不是单纯的地方财政责任。因为地方城投债务平衡对应的资产,最终创造收益以税收部分上缴国库,既然国家占用了资产收益,就应该对债务负有责任。


城投信仰可不可靠?你若是郭嘉,你来说。

    一站式理财服务

    理财热点免费订阅

    第一时间通知您最新的产品
    免费为您发送投资策略

    免费财富热线400-030-0817 订阅到邮箱 订阅到手机
    您的个人信息将被严格保密
    广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