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在线专属投资顾问
当前位置:中财在线 > 财经资讯 > 中国信达:已投放70亿化解地方政府隐性负债风险!

中国信达:已投放70亿化解地方政府隐性负债风险!

发布时间:2020-03-26  |  作者:

中国信达总裁助理向党透露,信达截至目前已投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相关项目余额约70亿元人民币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向党周四银保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在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方面,中国信达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两端同时入手,在收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到期无法兑付债务的同时,联合产业投资人,对其低效资产进行实质性重组盘活,利用低效资产重组盘活收益偿付相关债务。


向党表示,截至目前,信达已投放相关项目余额约70亿元。例如,湖北某政府平台公司项目,中国信达通过债权收购、债务重组、项目共建的方式,化解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减轻了债务负担。又比如江苏某地级市平台公司项目,中国信达通过收购到期地方政府存量隐性债务,进行置换和重组,缓解该市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计划财务部总经理杨英勋表示,信达已被纳入不良资产证券化第三批试点,将有利于提高中国信达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盘活不良资产,培育承接资产的外部机构,加速公司不良资产周转,是中国信达希望能够重点突破的创新业务。


第247场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于2019年12月5日16时在北京召开,发布机构为中国信达,发布人为:中国信达总裁助理向党;中国信达计划财务部总经理杨英勋;中国信达金融机构业务部副总经理魏民,主题为“聚焦主责主业,深耕‘大不良’经营,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以下为向党发言实录: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经济金融领域风险处在易发期,呈现出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复杂交织状态。市场环境的变化拓展了资产公司不良资产主业的外延,也赋予了其更为深刻的内涵。


针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中国信达围绕问题资产和问题机构,着力打造帮助问题企业重组再生、推动行业兼并重组、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等“大不良”资产经营新模式,不断提高稳健发展和服务大局能力,在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中,发挥逆周期工具和金融救助等有别于传统金融机构的独特作用。


我结合中国信达一年多来在“大不良”业务上的探索实践,与大家作简要的交流和分享。


一、创新不良资产收购处置方式,提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主动性和有效性。在创新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方面,中国信达通过探索基金化处置模式,利用网络化处置平台,发挥债委会作用等,聚合各方优势,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效率和风险化解的主动性、有效性。


例如,我们此前收购的某涉及多家银行的银团贷款不良资产包,其中某大型铝型材生产企业项目,通过引入某产业龙头,成立基金,发挥双方优势和功能,共同处置系列债权、参与大湾区产业园开发,实现政府、投资者等多方共赢。我们与阿里巴巴建立战略合作,搭建线上“信达不良资产小镇”实施招商,引入线上资产服务商,提升资产处置效率。


截至9月末,信达累计通过阿里平台成功处置拍卖不良资产1087单,成交不良资产债权本金近千亿元。另外,我们收购的某金融不良资产涉及两个项目,分别是在柳州正菱项目和广西有色再生金属有限公司项目,信达发挥债委会作用,运用破产重整、盘活资产等综合手段,解决企业困境,化解相关风险。


在拓展非银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方面,2019年以来,非银行金融机构对外转让不良资产持续增多,中国信达主动对接金融租赁、信托等渠道收购不良资产,化解非银行金融机构风险。例如,我们参与中诚信托受益权资产包项目和某租赁不良资产包的收购处置,解决兑付困难或逾期问题,有效化解其流动性风险。


在拓展违约债券收购处置方面,2014-2019年期间,约有139家发债企业发生违约,其中民营企业约占76%,债市信用风险上升对金融市场稳定产生了不利影响。中国信达敏锐捕捉市场信息,创新开拓违约债券风险化解工作。例如,内蒙古博源控股集团项目,博源集团为我国天然碱产业龙头民营企业,自2016年开始,其多笔债券违约,引发市场踩踏,陷入经营困境。


面对违约债券收购无法过户等技术难题,中国信达与有关部门反复沟通、设计,最终形成以试运行违约债券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交易的形式完成违约债券交割过户的一套创新交易模式,成功收购了博源集团发行的30亿债券,并将其以非现金方式注销。随后,通过实质性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手段帮助博源集团这一地方龙头民营企业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二、加大问题机构危机救助力度,化解处置区域、行业重大风险。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成本上涨较快,经营困难增多等矛盾交织,一些省份出现大型企业集团、上市公司等危机。中国信达按照精准有效处置重点领域风险的指示精神,高度关注,突出问题导向,发挥专业优势,针对经济金融重点领域风险的新特征、新变化,积极参与大型企业集团危机救助、上市公司纾困、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化解、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等危及区域经济金融和社会稳定的风险化解工作。


在大型企业集团危机救助方面,中国信达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原则,通过一揽子安排,积极参与国内大型企业危机救助,推动解决潜在区域金融风险,维护社会稳定。例如,齐星集团项目。该公司是山东邹平一家大型民营企业集团,2017年爆发债务危机,波及债务规模160亿元,波及到当地多家企业。


中国信达积极响应政府需求,通过“债权收购+债务重组”斩断担保链,有效控制风险扩大蔓延,挽救了一批与齐星互保的民营实体企业。


类似的还有山东菏泽的洪业集团项目,洪业集团联保当地多家大型企业,涉及债务规模200余亿元,中国信达通过破产重整、分板块处置、收购债权、熔断担保圈等一揽子方案,在最大限度地保障职工、税款、小债权人利益的基础上,精准拆除区域金融风险地雷,企业重组重建再生,几千名员工生活有了保障,社会效益显著。


浙江某大型民营企业因债券发行受阻爆发了流动性危机,涉及债务规模400余亿元,中国信达发挥问题机构救助经验优势,从化解企业流动性危机出发,托管处置企业非核心主业资产,推动企业主业经营步入良性轨道。


在上市公司纾困方面,某ST上市公司受大股东债务危机影响陷入困境,中国信达综合运用多种金融工具对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成功解决了多年遗留历史问题,推动上市公司价值修复提升,成功摘帽“ST”。


又比如创业板某科技上市公司项目,上市公司因为创始人股权质押逾期,影响企业正常经营,中国信达正在从股权和债权层面对上市公司及其创始人分别进行纾困,缓释创始人股票质押逾期风险,稳定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帮助其走出困境,实现价值修复和产融共赢。


在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方面,中国信达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两端同时入手,在收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到期无法兑付债务的同时,联合产业投资人,对其低效资产进行实质性重组盘活,利用低效资产重组盘活收益偿付相关债务。截至目前,已投放相关项目余额约70亿元。


例如,湖北某政府平台公司项目,中国信达通过债权收购、债务重组、项目共建的方式,化解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减轻了债务负担。又比如江苏某地级市平台公司项目,中国信达通过收购到期地方政府存量隐性债务,进行置换和重组,缓解该市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三、加大服务实体经济力度,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服务实体经济是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立的当前金融工作三大任务之一。中国信达成立20年来,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例如,中国信达累计对400余户国有大中型企业实施政策性债转股,总债转股规模约1500亿元,占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半壁江山,中石化、中核建等中央和地方债转股企业更是成功在境内外上市,成长为行业龙头。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以来,中国信达发挥网络分布广、人才队伍齐、专业经验丰富、金融工具完备等优势,以不良资产为切入点,在参与国企改革、支持实体企业转型升级、推动危困企业破产重整、帮助实体企业降杠杆等方面,也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积极参与国企改革方面,中国信达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剥离辅业资产和社会职能中的投资机会,推动国企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提升主业竞争力。


例如,中国信达先后参与了中国联通、北汽新能源等央企国企混改;实施了马钢集团、中广核辅业剥离等项目;共同设计整体改制方案,综合运用辅业剥离、不良资产处置、债转股等手段,助力淮南矿业剥离房地产资产、处置低效物流资产,提升煤电主业经营效益。


在支持实体企业转型升级方面,中国信达联合行业龙头恒逸集团设立了化纤不良资产并购重整基金,运用实质性重组手段对不良化纤资产进行重整盘活。


两年来,并购基金已经完成了超过105万吨落后产能的改造,推动了化纤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转型升级,不仅成功安置从业员工2100名,处置企业逾期债务40亿元,而且实现了倒闭企业停产资产涅槃重生走向资本市场。


中兴能源项目,该企业发展面临煤炭资源枯竭,中国信达通过收购某股份制银行不良资产包,获取了对某煤炭企业的债权,然后运用市场化债转股手段取得了相关优质煤矿股权,并与中兴能源进行股权合作,帮助其提升主业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中国信达支持地方国企收购整合优质海外资产,促进产业升级,协助兖煤澳洲成功并购联合煤矿。


在推动危困企业破产重整方面,中国信达发起设立了100亿元规模的危困企业投资基金,以提供企业破产重整费用与共益债务为切入点,深挖企业重组、破产重整等特殊投资机会,延伸不良资产经营链条,帮助危困企业解决破产程序实施困难等问题,加速“僵尸企业”市场出清。目前已投放大连机床等地方重点骨干企业6个,累计投放金额达23亿元.


在帮助实体企业降低杠杆方面,中国信达运用多年积累的经验优势和人才优势,紧跟市场稳妥推进市场化债转股业务,目前已成功实施17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总金额达222.8亿元。同时设立了500亿元降杠杆基金,并将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拓展至民营企业,成功落地华友钴业和九州通项目。


答记者问环节


记者:请问中国信达在处置不良资产和高风险资产方面都有哪些差异化的做法和优势?


魏民:信达是处置不良资产的专业机构,在20年的发展历程中积累了丰富的不良资产和高风险资产处置经验,并且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更加积极地加大对金融和非金融机构的风险化解处置。


从金融不良资产处置来看,处置手段主要包括:通过对外批量转让,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通过诉讼、催收等手段,使债务人主动或被动清偿债务,维护金融市场秩序,打击逃废债等失信行为,促进金融环境优化和社会信用修复;通过以股或以物抵债、债转股、重新约定债务条件等手段,实现债务重组,帮助债务人脱离困境。


从非金融不良资产处置来看,我们主要通过重组手段来化解实体经济风险。对于因金融市场环境变化导致出现流动性风险的企业,通过收购附重组等手段,为企业雪中送炭,化解风险;对于已经陷入危机、无法经营的企业,通过实质性重组等手段,联合产业投资人推动行业兼并重组,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使危困企业死而复生。


由于目前金融和实体经济面临的问题和困难较为复杂,风险化解处置的难度有所增加,资产公司通过多种手段和产品组合来做不良资产业务,综合运用产业并购重组+金融服务、债+股、削债重组、主辅剥离、引进战投改造危机企业等专业手段,帮助实体企业化解风险、创造提升价值。


截至2019年6月,中国信达累计收购不良资产约2.88万亿元,有力地促进了金融不良市场出清和经济金融良性循环,帮助实体企业渡过流动性困难、推动危困企业重组再生。


记者:今年以来,我们看到很多大行的金融不良资产在减少,您提到非金融机构对外转让的不良资产是持续增多的。您能不能介绍一下目前这个行业的结构是什么状况?未来明年不良资产的趋势,还有价格和市场走势?


向党:从市场供给看,2019年来银行不良贷款批量转让的市场供给基本平稳,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但是,有几个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国有大行推出不良资产的占比确实呈下降的趋势,地方商业银行,农商行和城商行不良资产的出包量呈上升趋势。


第二个变化是我们看到一些除银行以外的非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供给开始出现增多趋势,比如,我们从去年开始看到有信托受益权、租赁不良资产包的推出,我们都有介入,此外还有债券违约等其他金融市场不良,我们也有介入。总的来说,品种上有增加,结构上有变化,总的市场供给呈平稳态势。


从价格上,日益多元化的参与主体让市场进一步回归理性。最近两年开始,不良资产的成交价格更趋于理性,总体平稳中略有下降。展望明年,预计市场供给将继续维持稳定趋势,金融不良资产品种有望进一步拓展。伴随着市场参与者收购处置经验愈加丰富,一级市场定价将渐趋理性,竞争环境将更加健康有序。我们会更加理性、更加科学、更加基于资产价值的本身去从事资产经营活动。


记者:刚才发言人提到公司深耕“大不良”经营方面的举措。请问相较于之前的常规处置方法,今年以来,公司在处置不良和化解风险方面有哪些创新点?


向党:我们深耕“大不良”经营,在依法合规前提下,创新推动业务转型升级,重点是体现“专业、效率、价值”的高质量发展理念。


第一是我们创新收购手段。刚才说了,我们以前主要是从银行收购不良资产,现在除了银行,还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违约债的收购处置,还有危困企业投资基金等新的业务模式,在传统不良中,我们还通过基金去收购。我们在审慎合规原则下,专业化创新了一些处置模式和手段。


第二是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效率,对资产实施分类管理,并化被动为主动,以企业客户为中心开展金融债权收购,服务于企业盘活重整的整体方案,提高了处置效率。


第三是通过深度重组去创造价值。原来我们传统的金融不良资产的处置往往是通过买卖或者打官司的方式来实现价值的回收。现在我们从缓解企业流动性风险出发,向提供产业结构调整、资源配置优化、存量资源盘活、低效资产剥离的实质性重组方式升级,为企业盘活存量,提升客户资产价值的同时,分享价值。


比方说,我们跟恒逸集团的合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化纤行业进入深度整合时期,行业洗牌时机来临。一些规模相对较小、资金实力一般、技术水平落后的企业所占据的资源存在通过市场化机制进行二次优化配置的需求。而恒逸集团是中国民营企业500 强、化纤行业龙头企业之一,在本轮化纤行业深度调整过程中也有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进行扩张的意愿。


与此同时,在这一轮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中国信达收购了一批化纤行业的不良资产,传统的处置手段已经不能最大程度发挥这些资产内在价值。因此,通过与行业内龙头企业合作,将资产交由最专业的主体去运营,再嫁接中国信达各种金融服务,能够充分挖掘不良资产价值。


收购不良资产后,恒逸集团第一时间派驻专业团队进驻企业,引入恒逸集团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使企业在较短时间内恢复生产,资产价值得到充分发挥。


同时,两年来并购基金完成超过105万吨落后产能的改造,帮助以市场化手段出清落后产能,并成功安置从业员工2100名,处置企业逾期债务40亿元,实现良好社会效应。这些年来,我们在深度处置提高企业的价值方面做出了很多的探索。我们做大不良主要是从这几个方面更加丰富了我们的手段、方法和效果。


记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民营企业经济发展承压,有一些小的民营企业的风险暴露出来,现在也有一些大型民营企业风险显现。请问信达在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方面发挥了哪些作用?


向党:近年来确实有一些民营企业承压,也正如您所说不仅有规模小的,也有规模大的企业出现了一些风险和困境。党中央对民营企业非常重视,多次强调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并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我们也是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充分发挥我们在不良资产领域的专业优势,加大支持民营企业力度,帮助他们高质量发展。


一些省市也的确如您所言,有较大规模级别的企业发生风险,个别企业涉及债务风险200亿、甚至500亿,这些企业走到困难状况,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融资上错配,导致流动性危机,还有一种是过度追求规模,没有科学的判断质量、效益。第三种是,过度的追求多元化。还有的民营企业属于技术落后。针对这样一些情况的民营企业,信达高度关注,要求各地分公司密切关注当地出现问题的民营企业,长期跟踪他们出现的问题。


第二个是在介入时点上也有两种选择。在这些企业出现危机无法经营,进入债委会或者是破产重组后,我们及时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实质性重组、债转股等多重手段对民营企业进行救助,提升资产价值,出清低效无效资产。还有一类是我们在企业还没有陷入危机无法经营之前,提前介入解决其流动性风险。


给大家介绍一下山东洪业的案例。洪业集团是包括化工、医药、贸易、牡丹、面粉、小贷等业务的全国民营五百强大型企业集团。2017年5月前后,洪业集团由于过度扩张、融资结构不合理等因素,导致资金链断裂,直接波及为洪业集团联保的当地多家大型企业,形成较大规模“互保圈”,涉及债务规模200余亿元,一旦风险爆发将对当地经济金融稳定和社会稳定造成较大影响,该集团成为当地政府明确重点关注的大型风险企业。


中国信达在洪业集团出现风险后,围绕法制化市场化专业化原则,研究破解洪业集团风险的措施方案,提出“破产重整+分板块处置+收购债权+熔断担保圈”的基本思路。


我们通过专业化运作,牵头引进产业投资人设立产业重整基金,将洪业集团的资产按板块进行专业化整理,拆分后分类处置,提升优质板块业务,使洪业集团的各板块资产实现价值最大化处理,同时处置淘汰落后产能板块,出清僵尸性子公司,并通过依法破产重整运作与中国信达市场化收购担保债权相结合等专业化手段,熔断洪业集团担保链,拆除金融风险“地雷”,化解区域金融风险隐患。


我们进行市场化运作,尊重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根据产业投资人的市场报价,综合考察产业投资人的实力,市场化引进产业投资人。我们遵循法治化原则,对洪业集团的破产重整,严格按照《企业破产法》进行运作。本着最大限度地维护债权人等多方利益的原则提出破产重整方案,按照破产法约定的每个投票组别进行表决,充分保障职工、税款、小额债权人的利益不受侵害。


记者:您好,刚才已经讲过了民企,我想再接着问一下国企。近期国企改革的支持政策相继陆续出台,请问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有哪些影响?中国信达在支持国企改革方面又有哪些举措?


杨英勋:我们关注到国资委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国企改革的文件,主要是对央企的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方面有进一步的规范,对央企的混改也有系统的操作指南。国企改革领导小组召开了会议,明确要求抓紧国企改革的三年行动方案。


这些政策发布之后,作为我们资产管理公司来讲,会认真及时的学习和研究。大的方向上来讲,这些新政策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来说会带来新的业务机会,让我们在支持国企改革发展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同步发展。应该说信达跟国企改革的渊源很深,可以说20年的发展本身也是伴随国企改革发展。


1999年公司成立的时候,从建行、开行剥离的约3500亿不良资产,那个时候的经济结构上讲,不良资产主要是来自于国企,当时承担了给国企疏困任务的同时,也在同步的协调推进国企改革,典型的方式就是当时实施了上千亿的政策性债转股。


一方面能够帮助这些国企降低财务杠杆,减轻负担。同时,实施了政策性债转股之后,我们也确实发现当时个别地方很大型的国有企业在企业治理结构上跟现代企业治理相去甚远。


我们通过实施债转股之后,其实也是在帮助这些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帮助他们去规范内部控制和管理,帮助他们去调整内部的业务结构。之后,随着经济周期的复苏,这些企业后来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也实现了我们原来对不良资产投入的很有效率的退出,这其实是一个过程。


这一轮的经济周期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理解既有周期性的问题,也有结构性的问题,可能更多的是结构性的问题。


所以,在新一轮的国企改革,中央也明确了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观察的企业确实跟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企业出现危机的时候有很多不同的特点,需要调整的更多是结构性的调整。


信达这两年围绕这个方面,在内部的组织架构上,在业务规范上,包括在一些交易结构的针对性的设计上,也都下了很多工夫,有一系列的举措。将这些举措一一说出来,在这里可以分享一个案例,可能能说得更清楚一点。


我们在2016、2017年左右接触中广核集团主辅剥离的项目。中广核是国内的民用核电的龙头企业。在这一轮的国企改革之中,它也是强调进一步把主要资源用在自身的主业上,对于一些与主业协同关系不大的资产要进行剥离,有一块资产是未上市的水电资产。


这些水电的情况比较复杂,从区域分布上讲,主要在西南地区的不同省。在当时并没有合适的机构能够承接它的这块资产。我们经过认真的尽调和分析之后,觉得这就是在我们一轮的国企改革中我们应该主攻的方向。通过严密的尽调、价值的分析,我们一揽子把这个包拿下来了。


成功收购之后,我们扎实推进项目,细化落实管控。按照我们过去20年积累的经验,核心是在分类的处置。针对资产盈利情况不一、区域电力市场差异较大的情况,采取了分类管理和处置的做法:


对于部分价值易贬损的资产,我们联系买家加速处置;对于部分比较优质的资产,我们组建并委托管理团队进行管理,通过专业化的运营进一步改善其盈利情况;对于部分经营良好且价值提升空间较大的资产,我们也积极寻求其他合适的投资人开展合作,未来争取推向资本市场。


总的来说,这个项目的成功实施,解决了中广核的问题,也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既有力地支持了实体经济发展,而且通过后续培育,进一步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是我们在强化主业,实现资产层面产融结合,丰富“大不良”业务内涵上的一次有益尝试。


回到主题,刚才说到这些政策出台之后,我们认为国企改革下一步会有加速的举动。我们会积极把握相关的机遇,核心就是按照刚才介绍的案例一样,通过针对不同客户提供一些个性化、定制化的金融服务方案,助力国企做好混改、主辅剥离、优化资产结构、降杠杆、产业升级等方面。


我们的理解是在这个过程中,只有通过实实在在的帮助企业做出价值方面的提升,能够创造价值,才能实现信达自身的长期稳健的发展,也能够为我们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更积极的贡献。


记者:最近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扩大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被纳入到试点范围之内,四大之前已经在参与不良的操作,这次把四大纳入到试点里面,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谢谢。


杨英勋:的确如您所言这是第三轮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十几年前我们就成功开展过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探索。这次被纳入试点范畴对中国信达依旧具有重要意义。金融企业,核心是资金融通,资产有进就有出,有吞就有吐。


不良资产证券化本身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它能够建立资产吞吐的合理通道,公司会根据自身的资产负债的结构、业务的管理,在不同的阶段做好自己的资本配置,有一些资产认为合适、符合条件的,我们按照试点和规范的要求,去把它做成一些标准化的产品。


这样其实是有利于我们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区域去有针对性地把握市场机遇,及时地调整资产结构,及时地为国家,为整体不良资产处置,做出更有效率的贡献。这方面业务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这个方面。


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我们在这个方面已经积累了十多年的经验,本次被纳入试点,将有利于提高中国信达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盘活不良资产,培育承接资产的外部机构,加速公司不良资产周转,是中国信达希望能够重点突破的创新业务。


近期也在跟相关的机构紧密对接,会按照新的要求,进一步梳理和规范,把这个业务做好。信达在创新方面、试点方面,一直是积极地体现行业先行和示范的作用。

    一站式理财服务

    理财热点免费订阅

    第一时间通知您最新的产品
    免费为您发送投资策略

    免费财富热线400-030-0817 订阅到邮箱 订阅到手机
    您的个人信息将被严格保密
    广告1
    财富在线客服
    中国财富在线公众号
    中财在线官方微信
    中财在线财富热线
    400-030-0817
    中国财富在线